您現在位置 : 網(wǎng)站首頁(yè) > 魅力亳州 > 亳州名片 > 亳州名人

華佗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1-13 10:37 來(lái)源:市文旅體局 瀏覽: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doZoom(20)">大

  

華佗(約145—208), 東漢末醫學(xué)家,漢族。字元化,沛國譙(今安徽亳州市譙城區)人,據人考證,他約生于漢永嘉元年(公元一四五年),卒于建安十三年(公元二〇八年)。這考證很可疑。因為《后漢書(shū)·華佗傳》有華佗"年且百歲,而猶有壯容,時(shí)人以為仙"的記載,也有說(shuō)他壽至一百五六十歲仍保持著(zhù)六十多歲的容貌,而且是鶴發(fā)童顏的記載。據此,華佗可能不止活了六十三歲。華佗生活的時(shí)代,當是東漢末年三國初期。那時(shí),軍閥混亂,水旱成災,疫病流行,人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當時(shí)一位著(zhù)名詩(shī)人王粲在其《七哀詩(shī)》里,寫(xiě)了這樣兩句:"出門(mén)無(wú)所見(jiàn),白骨蔽平原"。這就是當時(shí)社會(huì )景況的真實(shí)寫(xiě)照。目睹這種情況,華佗非常痛恨作惡多端的封建豪強,十分同情受壓迫受剝削的勞動(dòng)人民。為此,他不愿做官,寧愿捍著(zhù)金箍鈴,到處奔跑,為人民解脫疾苦。

不求名利,不慕富貴,使華佗得以集中精力于醫藥的研究上?!逗鬂h書(shū)·華佗傳》說(shuō)他"兼通數經(jīng),曉養性之術(shù)",尤其"精于方藥"。人們稱(chēng)他為"神醫"。他曾把自己豐富的醫療經(jīng)驗整理成一部醫學(xué)著(zhù)作,名曰《青囊經(jīng)》,可惜沒(méi)能流傳下來(lái)。但不能說(shuō),他的醫學(xué)經(jīng)驗因此就完全湮沒(méi)了。因為他許多有作為的學(xué)生,如以針灸出名的樊阿,著(zhù)有《吳普本草》的吳普,著(zhù)有《本草經(jīng)》的李當之,把他的經(jīng)驗部分地繼承了下來(lái)。至于現存的華佗《中藏經(jīng)》,那是宋人的作品,用他的名字出版的。但其中也可能包括一部分當時(shí)尚殘存的華佗著(zhù)作的內容。
●佚事
華佗年輕時(shí)曾游學(xué)徐州,兼通數經(jīng),通曉養性之術(shù),據史書(shū)記載,他年近半百,相貌卻如壯年。他性情爽朗剛強,淡于功名利祿,曾先后拒絕太尉黃琬征召他出任做官和謝絕沛相陳珪舉他當孝廉的請求,只愿做一個(gè)平凡的民間醫生,以自己的醫術(shù)來(lái)解除病人的痛苦。他樂(lè )于接近群眾,足跡遍及江蘇、山東、安徽、河南等地,深得群眾的信仰和愛(ài)戴。
華佗由于治學(xué)得法,醫術(shù)迅速提高,名震遠近。正當華佗熱心在民間奉獻自己的精湛醫術(shù)時(shí),崛起于中原動(dòng)亂中的曹操,聞而相召。原來(lái),曹操早年得了一種頭風(fēng)病,每次發(fā)作均頭痛難忍。請了很多醫生治療,都不見(jiàn)效。聽(tīng)說(shuō)華佗醫術(shù)高明,曹操就請他醫治。華佗只給他扎了一針,頭痛立止。曹操怕自己的病再發(fā),就強要華佗留在許昌做自己的侍醫,供他個(gè)人使喚。華佗稟性清高,不慕功利,不愿做這種形同仆役的侍醫。曹操幾次寫(xiě)信要他回來(lái),又派地方官吏去催。華佗又推說(shuō)妻子病得厲害,不肯回來(lái)。曹操為此大發(fā)雷霆,不久,華佗被抓到許昌,為曹操治病。華佗診斷之后,說(shuō):"丞相的病已經(jīng)很?chē)乐?,不是針灸可以奏效的了。我想還是給你服麻沸散,然后剖開(kāi)頭顱,施行手術(shù),這才能除去病根。" 曹操一聽(tīng),勃然大怒,認為華佗要謀害他,就把這位在中國醫學(xué)上有杰出貢獻的醫生殺害了。
●學(xué)術(shù)成就
華佗醫術(shù)十分精湛,他首創(chuàng )用全身麻醉法施行外科手術(shù),被后世尊之為"外科鼻祖"。他不但精通方藥,而且在針術(shù)和灸法上的造詣也十分令人欽佩。他每次在使用灸法的時(shí)候,不過(guò)取一兩個(gè)穴位,灸上七八壯,病就好了。用針刺治療時(shí),也只針一兩個(gè)穴位,告訴病人針感會(huì )達到什么地方,然后針感到了他說(shuō)過(guò)的地方后,病人就說(shuō)"已到",他就拔出針來(lái),病也就立即好了。另外,他創(chuàng )用了夾脊穴,"……點(diǎn)背數十處,相去一寸或五寸……灸處夾脊一寸上下"。
如果有病邪郁結在體內,針藥都不能直接達到,他就采用外科手術(shù)的方法祛除病患。他所使用的"麻沸散"是世界史最早的麻醉劑。華佗采用酒服"麻沸散"施行腹部手術(shù),開(kāi)創(chuàng )了全身麻醉手術(shù)的先例。這種全身麻醉手術(shù),在我國醫學(xué)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醫學(xué)史上也是罕見(jiàn)的創(chuàng )舉。華佗在診斷上,善于望診和切脈,并依此能正確判斷出疾病的預后。在醫療體育方面也有著(zhù)重要貢獻,創(chuàng )立了著(zhù)名的五禽戲,華佗還善于應用心理療法治病。
●代表著(zhù)作
《隋書(shū)·經(jīng)籍志》記有"華佗枕中灸刺經(jīng)"一卷,已佚?!夺t心方》所引《華佗針灸經(jīng)》可能是該書(shū)的佚文,《太平圣惠方》引有"華佗明堂"之文。從現存佚文看,《華佗針灸經(jīng)》所載腧穴名稱(chēng)及定位均與《黃帝明堂經(jīng)》有較大不同。
華佗高明之處,就是能批判地繼承前人的學(xué)術(shù)成果,在總結前人經(jīng)驗的基礎上,創(chuàng )立新的學(xué)說(shuō)。中國的醫學(xué)到了春秋時(shí)代已經(jīng)有輝煌的成就,而扁鵲對于生理病理的闡發(fā)可謂集其大成。華佗的學(xué)問(wèn)有可能從扁鵲的學(xué)說(shuō)發(fā)展而來(lái)。同時(shí),華佗對同時(shí)代的張仲景學(xué)說(shuō)也有深入的研究。他讀到張仲景著(zhù)的《傷寒論》第十卷時(shí),高興地說(shuō):"此真活人書(shū)也",可見(jiàn)張仲景學(xué)說(shuō)對華佗的影響很大。華佗循著(zhù)前人開(kāi)辟的途徑,腳踏實(shí)地開(kāi)創(chuàng )新的發(fā)現體外擠壓心臟法和口對口人工呼吸法。這類(lèi)例子很多。最突出的,應數麻醉術(shù)-酒服麻沸散的發(fā)明和體育療法"五禽之戲"的創(chuàng )造。利用某些具有麻醉性能的藥品作為麻醉劑,在華佗之前就有人使用。不過(guò),他們或者用于戰爭,或者用于暗殺,或者用于執弄,真正用于動(dòng)手術(shù)治病的卻沒(méi)有。華佗總結了這方面的經(jīng)驗,又觀(guān)察了人醉酒時(shí)的沉睡狀態(tài),發(fā)明了酒服麻沸散的麻醉術(shù),正式用于醫學(xué),從而大大提高了外科手術(shù)的技術(shù)和療效,并擴大了手術(shù)治療的范圍。據日本外科學(xué)家華岡青州的考證,麻沸散的組成是曼陀羅花一升,生草烏、全當歸、香白芷、川芎各四錢(qián),炒南星一錢(qián)。自從有了麻醉法,華佗的外科手術(shù)更加高明,治好的病人也更多。他治病碰到那些用針灸、湯藥不能治愈的腹疾病,就叫病人先用酒沖服麻沸散,等到病人麻醉后沒(méi)有什么知覺(jué)了,就施以外科手,剖破腹背,割掉發(fā)病的部位。如果病在腸胃,就割開(kāi)洗滌,然后加以縫合,敷上藥膏。四五天傷口愈合,一個(gè)月左右,病就全好。華佗在當時(shí)已能做腫瘤摘除和胃腸縫合一類(lèi)的外科手術(shù)。一次,有個(gè)推車(chē)的病人,曲著(zhù)腳,大喊肚子痛。不久,氣息微弱,喊痛的聲音也漸漸小了。華佗切他的脈,按他的肚子,斷定病人患的是腸癰。因病勢兇險,華佗立即給病人用酒沖服"麻沸散",待麻醉后,又給他開(kāi)了刀。這個(gè)病人經(jīng)過(guò)治療,一個(gè)月左右病就好了。他的外科手術(shù),得到歷代的推崇。明代陳嘉謨的《本草蒙筌》引用《歷代名醫圖贊》中的一詩(shī)作了概括:"魏有華佗,設立瘡科,剔骨療疾,神效良多"??梢?jiàn),后世尊華佗為"外科鼻祖,"是名副其實(shí)的。
華氏家族本是一個(gè)望族,其后裔中有一支定居于譙縣以北十余里處一個(gè)風(fēng)景秀麗的小華莊。至華佗時(shí)家族己衰微,但家族中對華佗寄托了很大的期望。從其名、字來(lái)看,名"佗",乃負載之意,"元化"是化育之意。華佗自幼刻苦攻讀,習誦《尚書(shū)》《詩(shī)經(jīng)》《周易》《禮記》《春秋》等古籍,逐漸具有了較高的文化素養。
在華佗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中,除受到中原文化的熏陶外,盛產(chǎn)藥材的家鄉也給他以不少的影響。譙縣出產(chǎn)多種藥材,如"亳芍""亳菊",早已聞名天下。再加水陸交通較為發(fā)達,所以譙縣自古就是一個(gè)藥材的集散中心。至今在亳縣的通衢大街上,中藥材貨棧比比皆是。幼年的華佗在攻讀經(jīng)史的同時(shí),也留心醫藥,當地父老傳說(shuō)他曾在泥臺店一帶讀書(shū)養性,學(xué)醫識藥。
在封建社會(huì )里,讀書(shū)人大多以出仕做官為榮。而華佗則不然,他選擇了一條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終身以醫為業(yè),矢志不移。他青少年時(shí)期,正值東漢桓帝、靈帝之際,外戚宦官交替專(zhuān)權,朝綱不正,政出私門(mén),賣(mài)官鬻爵,賄賂公行。對百姓敲骨吸髓,瘋狂榨取,人民陷入了深重的苦難之中,華佗目睹官場(chǎng)之腐敗和蒼生之苦難,決心棄絕仕途,以醫濟世。當時(shí)朝廷中的一些有識之士,對華佗的品行、學(xué)識很為賞識,太尉黃琬要征辟他為官,華佗謝絕了,沛相也薦舉華佗為孝廉,對此他也婉言謝絕了。這充分表明了華佗志向的堅定和品德的高尚。
華佗行醫,并無(wú)師傳,主要是精研前代醫學(xué)典籍,在實(shí)踐中不斷鉆研、進(jìn)取。當時(shí)我國醫學(xué)已取得了一定成就,《黃帝內經(jīng)》《黃帝八十一難經(jīng)》《神農本草經(jīng)》等醫學(xué)典籍相繼問(wèn)世,望、聞、問(wèn)、切四診原則和導引、針灸、藥物等診治手段已基本確立和廣泛運用;而古代醫家,如戰國時(shí)的扁鵲,西漢的倉公,東漢的涪翁、程高等,所留下的不慕榮利富貴、終生以醫濟世的動(dòng)人事跡,所有這些不僅為華佗精研醫學(xué)提供了可能,而且陶冶了他的情操。
在華佗多年的醫療實(shí)踐中,他非常善于區分不同病情和臟腑病位,對癥施治。一日,有軍吏二人,俱身熱頭痛,癥狀相同,但華佗的處方,卻大不一樣,一用發(fā)汗藥,一用瀉下藥,二人頗感奇怪,但服藥后均告痊愈。原來(lái)華倫診視后,已知一為表證,用發(fā)汗法可解;一為里熱證,非瀉下難于為治。又有督郵頓某,就醫后自覺(jué)病已痊愈,但華佗經(jīng)切脈卻告誡說(shuō):"君疾雖愈,但元氣未復,當靜養以待完全康復,切忌房事,不然,將有性命之慮。"其時(shí),頓妻聞知夫病已經(jīng)痊愈,便從百里外趕來(lái)看望。當夜,頓某未能慎戒房事,三日后果病發(fā)身亡。另一患者徐某,因病臥床,華佗前往探視,徐說(shuō):"自昨天請醫針刺胃管后,便咳嗽不止,心煩而不得安臥。"華佗診察后,說(shuō):"誤矣,針刺未及胃管,誤中肝臟,若日后飲食漸少,五日后恐不測。"后果如所言而亡。某郡守患疑難癥,百醫無(wú)效,其子來(lái)請華佗,陳述病情,苦求救治。華佗來(lái)到病人居室,問(wèn)訊中言語(yǔ)輕慢,態(tài)度狂傲,索酬甚巨,卻不予治療而去,還留書(shū)謾罵??な卦褟娙淘偃?,至此大怒,派人追殺,蹤跡全無(wú)。憤怒之下,吐黑血數升,沉疴頓愈。原來(lái)這是華佗使用的一種心理療法,利用喜、怒、優(yōu)、思等情志活動(dòng)調理機體,以愈其疾。
華佗對民間治療經(jīng)驗十分重視,常吸取后加以提煉,以治療一些常見(jiàn)病。當時(shí)黃疸病流傳較廣,他花了三年時(shí)間對茵陳蒿的藥效作了反復試驗,決定用春三月的茵陳蒿嫩葉施治,救治了許多病人。民間因此而流傳一首歌謠:"三月茵陳四月蒿,傳于后世切記牢,三月茵陳能治病,五月六月當柴燒"。華佗還以溫湯熱敷,治療蝎子螫痛,用青苔煉膏,治療馬蜂螫后的腫痛;用蒜畝大酢治蟲(chóng)??;用紫蘇治食魚(yú)蟹中毒;用白前治咳嗽;用黃精補虛勞。如此等等,既簡(jiǎn)便易行,又收效神速。
中年以后,華佗因中原動(dòng)亂而"游學(xué)徐土"。徐州是江淮重地,有郡、國六,下轄六十二個(gè)城、邑,人口二百余萬(wàn),首府為彭城(今江蘇徐州)。民間傳說(shuō)他就住在彭城附近的沛國(今江蘇沛縣)。其實(shí),華佗的行醫足跡,遍及當時(shí)的徐州、豫州、青州、兗州各地。根據他醫案中所及地名查考,大抵是以彭城為中心,東起甘陵(今山東臨清)、鹽讀(今江蘇鹽城),西到朝歌(今河南淇縣),南抵廣陵(今江蘇揚州),西南直至譙縣(今安徽亳縣),即今江蘇、山東、河南、安徽等省廣大地區,方圓達數百平方公里。在行醫的同時(shí),為了采藥他還先后到過(guò)朝歌、沛國、豐縣(今江蘇豐縣)、彭城臥牛山、魯南山區和微山湖。由于行蹤地域廣上民間傳說(shuō)眾多的醫家。
就這樣,經(jīng)過(guò)數十年的醫療實(shí)踐,華佗的醫術(shù)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他熟練地掌握了養生、方藥、針灸和手術(shù)等治療手段,精通內、外、婦、兒各科,臨證施治,診斷精確,方法簡(jiǎn)捷,療效神速,被譽(yù)為"神醫"。對此,《三國志》《后漢書(shū)》中都有一段內容相仿的評述,說(shuō)他善于養生("曉養性之術(shù),時(shí)人以為年且百歲而貌有壯容"),用藥精當("又精方藥,其療疾,合湯不過(guò)數種,心解分劑,不復稱(chēng)量,煮熟便飲,語(yǔ)其節度,舍去輒愈"),針灸簡(jiǎn)捷("若當針,亦不過(guò)一、兩處,下針言,'當引某許,若至,語(yǔ)人',病者言'已到','應便拔針,病亦行差'"),手術(shù)神奇("刳剖腹背,抽割積聚"、"斷腸滴洗")。所留醫案,《三國志》中有十六則,《華佗別傳》中五則,其他文獻中五則,共二十六則,在先秦和兩漢醫家中是較多的。從其治療范圍看,內科病有熱性病、內臟病、精神病、肥胖病、寄生蟲(chóng)病,屬于外、兒、婦科的疾病有外傷、腸癰、腫瘤、骨折、針誤、忌乳、死胎、小兒瀉痢等等。正當華佗熱心在民間奉獻自己的精湛醫術(shù)時(shí),崛起于中原動(dòng)亂中的曹操,聞而相召。原來(lái)曹操早年得了一種頭風(fēng)病,中年以后,日益嚴重。每發(fā),心亂目眩,頭痛難忍。諸醫施治,療效甚微。華佗應召前來(lái)診視后,在曹操胸椎部的鬲俞穴進(jìn)針,片刻便腦清目明,疼痛立止。曹操十分高興。但華佗卻如實(shí)相告:"您的病,乃腦部痼疾,近期難于根除,須長(cháng)期攻治,逐步緩解,以求延長(cháng)壽命。"曹操聽(tīng)后,以為華佗故弄玄虛,因而心中不悅,只是未形于色。他不僅留華佗于府中,還允許他為百姓治病。公元208年,曹操操縱朝政,自任丞相,總攬軍政大權,遂要華佗盡棄旁務(wù),長(cháng)留府中,專(zhuān)做他的侍醫。這對以醫濟世作為終身抱負的華佗來(lái)說(shuō),要他隔絕百勝,專(zhuān)門(mén)侍奉一個(gè)權貴,自然是不愿意的。何況,曹操早年為報父仇,討伐徐州的陶謙,坑殺徐州百姓數萬(wàn)人,尸體壅塞,泗水為之不流,接著(zhù)又連屠取慮、夏丘諸縣,所過(guò)"雞義亦盡,墟邑無(wú)復行人"。徐州是華佗后期行醫和居住之地,與百姓休戚與共,內心豈不憤慨!因而決心離開(kāi)曹操,便托故暫回家鄉,一去不歸。曹操幾次發(fā)信相召,華佗均以妻病為由而不從。曹操惱羞成怒,遂以驗看為名,派出專(zhuān)使,將華佗押解許昌,嚴刑拷問(wèn)。面對曹操的淫威,華佗堅貞不屈,矢志不移。曹操益怒,欲殺華佗。雖有謀士一再進(jìn)諫,說(shuō)明華佗醫術(shù)高超,世間少有,天下人命所系重,望能予以寬容,但曹操一意孤行,竟下令在獄中處決。華佗臨死,仍不忘濟世救民,將已寫(xiě)好的《青囊經(jīng)》取出,交獄吏說(shuō):"此書(shū)傳世,可活蒼生。"獄吏畏罪,不敢受書(shū)。華佗悲憤之余,只得將醫書(shū)投入火中,一焚了之。后來(lái),曹操的頭風(fēng)病幾次發(fā)作,諸醫束手,他仍無(wú)一絲悔意,還說(shuō),"佗能愈吾疾,然不為吾根治,想以此要挾,吾不殺他,病亦難愈。"直到這年冬天,曹操的愛(ài)子曹沖患病,諸醫無(wú)術(shù)救治而死,這時(shí)曹操才悔恨地說(shuō):"吾悔殺華佗,才使此兒活活病死。"
華佗一生有弟子多人,其中彭城的樊阿、廣陵的吳普和西安的李當之,皆聞名于世。為了將醫學(xué)經(jīng)驗留傳于后世,華佗晚年精心于醫書(shū)的撰寫(xiě),計有《青囊經(jīng)》《枕中灸刺經(jīng)》等多部著(zhù)作,可惜失傳。

亳州現存華祖庵,每天來(lái)拜祭神醫華佗的人很多,亳州市也會(huì )在每年九月初九舉辦隆重的華佗祭祀大典來(lái)紀念他。

古樸典雅的華祖庵

古樸典雅的華祖庵

華祖庵內的九曲橋

古樸典雅的華祖庵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kāi)當前頁(yè)

0條評論

*正文:
驗證碼: captcha

網(wǎng)友評論列表

    暫無(wú)網(wǎng)友評論

相關(guān)新聞